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十年一梦  

2010-05-26 10:19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我其实并不记得这个日子了,这几天心心念念的是儿子离中考还有几天。但是前几天母亲问我那天农历是几号时,我起身帮她翻看日历,那天是四月初九,我猝然想起,父亲的忌日是农历的423,不远了。父亲信基督,所以忌日里也不作特别的祭礼。

十年了。十年很漫长,眼见得黄口小儿长成了英俊少年。清明回家祭扫时,父亲的墓几乎淹没在荒草中了。可是这一切又怎样呢,当我写下这段文字时,我黑色的键盘上,是一片晶亮的泪水。有些东西是终其一生也难以忘怀的,因为记得让我们感觉踏实安妥,就像流泪让我们能倾泄心底沉积着的哀伤。

可是最近几年,已经好得多了。因为我也在成长,渐渐把世道沧桑看得通透,内心变得强壮有力,也知道有很多东西是宿命轮回,无力改变。

如果时光能倒流,那就流到二十年前的冬天,让我在父亲中风之前就知道,瘦削的父亲居然也会患高血压,我一直愚蠢地认为那是胖子的病患。如果一切都能早一点知道,早作防范,以他承继的良好的长寿基因,今天,他仍会和我们生活在一起,直到,很多年之后。有的事情,风一样的过去了,当时并没有觉得什么,可是,它就像锐器尖利地划过玻璃,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,甚至左右你对生活的抉择,那力量如暗涌的潮汐,无法估量。

我已记不得父亲年轻英俊的模样,只记得他病后,行动不便,说话也不利索,完全改变了原来风风火火的样子,那时他和妈妈生活在乡下,我为着自己的家和孩子,也很少去看望他们。去的时候,我总是搬张椅子在场上,给他洗头擦身,修指甲,那麻木的手指因为蜷缩得太久了,都已灰化,好多次,一不留神就出血了,我惊慌失措,问他疼不疼。他摇摇头说不要紧,反正已经坏了。为了安慰我的慌张,那仿佛不是他的血肉之躯。

如果是现在,我想我会抛下一切陪伴他吧,因为我已经知道,人生的前方并无殊丽的风景,一日三餐一眠,就是如此简单平凡。我会在前后院子里种上蔬菜花草,与他在月下玫瑰的芬芳里听前面小河里流水的起伏,小鱼儿突然跃起,发出清脆的水声。萤火虫夸张地飞过,夜色蒸腾中芳香的土地,也会让我们沉醉。我会听他讲我小时候的事情,怎样出生和成长,哭泣和微笑,因为我相信,父亲的目光曾经怎样痴情而温柔地凝望过他生命里的第一个孩子。

如果你在,我愿意承受生命百倍的艰辛仍然面带微笑,不轻言气馁。我的人生将丝毫没有缺憾,真的,如果你在。

写在父亲去世十周年的今天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