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消失的声音  

2011-11-07 10:15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清晨,微雨的站台,空无一人。

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几近嘹亮的嗓门,在说她出门时,男人问她去哪儿,她回答他,你管我呢!众人大声笑起来,声震屋宇。然后,从站台的一侧涌上来一群女人,大约有十来个,年纪从三十五岁到六十不等。她们说的是本地话,装束举止间,一眼就知是附近的村民,因为拆迁,搬到城里来住了,是那些在小区绿地上养鸡种菜的女子,她们旁若无人地大声说话,不时爆发出哄堂大笑。

我其实离她们有点距离,但也很快听清了她们要去哪儿,办什么事儿。原来村上的一家儿子明天结婚,她们要去帮忙。我知道乡下的婚宴,席开三天,闹轰轰像过个春节似的。她们七嘴八舌的嚷嚷中,我听见一个颇为曲折的故事。原来,明天要结婚的那个男孩子,九岁就没了母亲,后来父亲续娶,又回复了一家三口,但那儿子一直没有叫过后母,既不叫妈妈,也不叫阿姨,可也相安无事过了十多年。一个胖胖的上了年纪的女人叹了口气,说,死鬼最可怜,不然,明天该多高兴啊!女人们纷纷回忆起那个早年间不幸死去的女人,她的音容,她的为人,她的不幸,这让她们稍微安静了一会儿。又有一个稍年轻的女人,长了一张圆滚滚的脸,神秘地说,不知道明天,那儿子会不会改口叫妈妈,要是我,不叫就不给红包,这么些年了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逼也逼得他叫一声,到底也是从九岁带到二十六了的,起早贪黑,供他上大学,帮他娶媳妇。先前那老年女人又说,算了,叫不叫的也无所谓,两个人的感情在那儿,这番结婚,所有东西都是母子两个人一起去买的,做爹的什么心也不用操心,依我看,比亲生的还强些。众人又叹,那倒是,叫不叫的,反正那是他的妈。孩子也可怜,不是嫌她不够好,而是实在是叫不出口了。

她们要坐的车来了,吵吵嚷嚷,挤挤挨挨地上了车,站台一下子空寂。隔着车窗,我仍然看到她们指手划脚,朗声大笑。大多数城里人看不惯她们的大大咧咧,有碍观瞻,在我眼里却是无比亲近,因为她们是我熟悉热爱的人们,是我的母亲,舅妈婶婶,姐妹们,清晰地提示着我来处的蓬勃生活。

据说中国平均每天消逝二十个村庄,连同村庄一起消失的,还有这些外表粗夯,内心直率的村妇,以及她们那像北风一样穿透原野,爽利的说笑声,这将同样令人叹息,怀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