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礼服和其他  

2012-04-24 10:23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      我唯一一次穿的礼服,是婚纱,它是礼服吧?应该是,且是众多礼服中最隆重的一种。我想对于我们身边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如此,不要说穿它,就是见的机会也不多。但生活中的某些场合,的确是需要礼服的。

       张爱玲的《沉香屑   第一炉香》中,葛薇龙初到姑母家,见到她自己房间的衣柜里,挂满了各种场合穿着的各式衣服,当然也有各种礼服,下午三点穿的和下午五点穿的就不同,最隆重的应该是晚上八点的。薇龙用手指一一抚摸着它们,终于倒在床上,心里的感觉竟是:“这和从前长三堂子里新进一个人,有什么差别?”年轻气盛的葛薇龙太过偏执了。

       礼服是礼节的物化,是文明与高雅的代名词。严歌苓的小说《无出路咖啡馆》中,“我”要去参加一个晚宴,外交官男友给“我”600块钱的置装费,“我”的对穿衣打扮有一流眼光的女友劳拉很不屑,认为实在太少了,但她还是帮“我”置了600块钱的礼服,叫“我”自己再添上250块,买了相配的鞋子和皮包。八十年代末的美国留学生,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,大抵是赤贫的代名词,几乎连最便宜的房子都租不起,常年处于半饥饿状态。当“我”拎着这些于“我”像炸弹一般的昂贵衣饰麻木地走在华盛顿街头时,“我”认为我是彻底疯了。打电话给“我”的穷女友阿书,她再次证明“我”是疯了。为了叫“我”清醒过来,她帮“我”退掉了所有衣物,花五十块钱将“我”打扮起来,中间包括二十块钱的礼服,五块钱的鞋子,十块钱的皮包,这些东西武装下的“我”同样体面地参加了晚宴。

       我的朋友F是生活中的衣痴,尤其爱礼服,当她眉飞色舞地告诉我花了几千块订做了一件桑蚕丝礼服时,我一点也不奇怪这是她做得出来的事情。有一次,F盛装,也即穿了隆重的礼服去参加一个音乐会,家人和朋友都坐得离她远远的,装作不认识她,因为全场只有她一个人穿得这样煞有其事,也只有她在每一个段落后礼貌地站起来鼓掌。F是个有主见的。音乐会后去台上与指挥合影,工作人员看了她一眼,说,大师要休息了,互动环节已经结束。她只得离开,提着礼服的一角。就在那时,转过身来的大师却叫住了她,“这位女士,能和您一起合个影么?”在大师的心里,全场,大概只有F的礼服配得起他的音乐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