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另一种返老还童  

2012-08-30 09:50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眼睛已经痒了好几天,用了N多种药水都不管用(顺道问下,为什么我滴了眼药水后,嘴巴里有一种苦味?),我不知道是怎么了。昨天早上醒来时,右眼突然睁不开了,用茶水洗了,好容易睁开,才发现红肿异常,本来就不高的鼻梁变得一马平川,彻底消失。难看还在其次,主要是奇痒难忍,只好不停地眨眼睛。翻起眼睑,才发现,上眼睑长睫毛的地方,冒出了多个小水泡,心里一激灵,那些化成了灰也认识的小水泡,像是从心底泛起来的,裹挟着无数的记忆,细密有致地涌上来。

我小时候很白净,虽然长大了也不算黑,但明显的肤色不均,隐隐约约的斑痕在面色不好时尤为清晰。说来话很长,而且好像在很多成长类文章中已经提到过了。据说我从娘胎里带来一种毒,(我在南怀瑾老师的书中读到,真有胎毒一说),从我出生起,那股毒就散发在我脖子以上的任何地方,物别是面部,大约除了鼻尖没有长过,其他地方都无数次被重复使用,以冬春两季频发。小时候还不觉得,认为生这种奇怪的病时,妈妈就格外疼我,真不算坏事。到青春期就彻底崩溃,因为这疼痛指数不高,难看指数超高的疱症近乎要了我的命。那几天,我低着头,不说话,独自呆着,怕见人,怕抬头,怕人家一脸惊诧地问,你脸怎么了?自然也无心向学,每天做得最多的事就是照镜子,这是一种说不清的病,而且来势凶猛,去如抽丝,那痕迹差不多半年才完全消退。一直到很多年以后,我结婚,生下了儿子,又几年,它才真的消失了,我相信是随着年纪,内分泌达到了新的平衡。

奇痒难忍,儿子说你挠挠呗,没法挠,倒不是怕挠掉了为数不多的眼睫毛,而是擦着眼球很危险。他细心地将柔软的面纸折成方块,用那稍硬的折角小心帮我挠了几下,突然说,妈妈,你记得么,我很小的时候,陪你去平望看过这种病,还买了一本《狮子王》的图画书,那次好厉害,整张脸都肿了。不过,真是好多年没发了。我笑着说,老了吧,什么都发不出来,就像青春痘只长在你脸上一样。

那这就当是另一种返老还童吧。他笑着说。

所幸,今早起来,已经好了很多,仍不适,但已经不那么痒了。微肿,但水泡已经萎缩,快好了。这返老还童,青春再现真如昙花一现,呵呵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