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站台  

2013-02-02 09:38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预报很准,降温了。站在公交站台的时间过长,冷不自禁。因是周末的早上,没有什么人坐车,我一个人晃荡许久,才见从小区大门走出来一老人。于是,变成了两个人的站台。

其实,自我第一眼看到,我就认出他来了。他戴着一顶这个季节老人常戴的皮绒相间的黑帽子,深蓝色半长棉外套,灰色化纤裤子,一双显然是孙辈穿过的三叶草贝壳鞋,黑色,灰蒙蒙的。帽沿下面的头发,全数花白,苍白的脸有点虚浮,大大小小的老年斑。他真的是一个老人了。

他不时看着到站指示牌,搓着戴了手套的双手,踱来踱去,略显急躁的样子,让我想起快三十年前讲台上的他。我不记得他教过我,也许有几节课,但知道他是极凶的,脾气暴躁,说话不饶人,能把女生吼哭了,学生背地里叫他法西斯,虽然,虽然在这个冬天的早晨,他就是一个普通之极的老人。

我没有叫他,更没有告诉他,我是他哪一届的学生,在哪工作。因为我知道他百分之一千不记得我。我倒不是为着要记得,因我知道他要去哪里,是这班车尽头的学校,那样,我们会同车很久,这点时间却又不够回顾三十年的岁月,走回曾经的人和事中去,两个不甚相熟的人,即使曾是师生,这一路也是难堪的。我确信他不记得我,如同我确信,我不叫他不会让他伤心,或生出今非昔比的难受。因这确信,我能更加坦然地打量他,这位曾经纠纠有力的老师,经了岁月,怎样老去。

车远远地来了,他急忙上前,赶在第一个上车,刷卡时,我看到他佝偻着身子,以使挂在脖子上的卡片能触到机器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姿势突然间像子弹一样击中我,微微心酸。我没有什么能做的,只是在他身后说,您慢点好了。他没应声,只是尽快,这像从前的他。

车从开发区来,人极多,有人很快给他让座,我站在中门,发现他边上的老汉戴着和他一样的帽子,两老头。当车子经过市中心空下来之后,我看到他以年轻人一样的迅捷,坐到更舒适的爱心座椅上。直到我下车,车子都一直比较空,他也一直坐在那,微微阖着眼,再过四站,他也到站了,我知道,他去学校,也许领年货什么的,因他退休也十多年了。

有时,沉默真是一种体贴,我相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