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那条路  

2013-06-12 15:18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外婆家和我们家,隔着两里地,两个村庄的末梢,大片的水田相连。纵横交错的阡陌之间,泥土若有知,一定印满了我们祖孙几代人的小脚印,草木若有知,也一定听见了我们童年时的欢声笑语。因为姑婆,母亲,表妹,都从那个村庄嫁到我们的村庄,说起来,像一场奇迹。

表弟新添了个儿子,之前已经有了个四岁的女儿,两个孩子都美如天使,特别是那四岁的女儿,头发墨黑,皮肤雪白,乌溜溜一双大眼睛,叫人移不开眼睛。外婆八十八了,骨瘦如柴,饭量倒超过我十八岁的儿子,直到坐在对面的舅舅怕她吃撑了,硬是拿开了她的碗筷,她还笑容羞涩地说,想再吃一个蛋。母亲扶她去散步,外婆因为坐得过久,无法站起来,我们都笑她,吃那么多,站也站不起来。她也笑,说,明天是舅舅的生日,叫他自己记得煮个蛋吃。舅舅笑咪咪,几乎以宠溺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老娘。都说端午节出生的孩子忤逆,“我倒生了个孝子。”外婆十分拎清地说。

小时候,去外婆家,那是一条泥泞的机耕路,晴天还好,要是下雨,就难走得很。可是现在,它已经成了一条水泥路,甚至可以开汽车。我们把车停在外婆家,走路去自己家。这条熟悉的路,两边居然种满了枙子花,正是盛开时节,一路奢侈的香艳。村子里现在安静得很,也十分洁净,有一个专门收拾垃圾的外地人,住在这条路边,是村里给建的房子,他在此处安家落户,生了两个孩子,才五六岁大,养了一条狗,我们走过时,叫得凶,外地人倒是善相,笑咪咪地说别怕,不咬人的。

人都开车走大道了,想必这条路寂莫了,可对我们,却是永远的温馨记忆。妹妹当着两个孩子说,有一次,从外婆家回来的路上,我把她挤到了渠道里,幸好是冬天,她穿得厚,给卡住了,没有掉到沟底。我记得,我们家的缝纫机,由两个舅舅在一个黄昏经了这条路,抬到我们家来。我还记得,那时才二十出头的舅舅带着他的表弟们来我们家吃饭,大家都喝醉了,走到大田里,踩坏了不少庄稼,而今,他们都六十开外了。

漠漠水田,白色的大鸟随处可见,是插秧的季节。回来的路上,我们遇到表妹的女儿丝丝,外婆家出美女,丝丝十三岁,真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。性格却像假小子,和几个小姑娘在这条路上疯跑,一会就不见了踪影。

我和妹妹各摘了一大捧枙子花带回来,乡下的家里,母亲在卫生间也养了一瓶,花香四溢。喜欢母亲有那样的闲情逸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