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阿 桂  

2013-08-14 10:21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阿桂,不知怎的,听着像给鲁迅说山海经的长妈妈。阿桂不是我的长妈妈,她只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带过我一段时间,大约只是半年或更短,在我一岁左右时。父母忙于农活,这么小的我显然无法独自在家。阿桂带我的情形我已全然忘记,只是在我长大一些时,母亲以及阿桂自己和我说的。

阿桂是村里的五保户,她住在生产队院子西侧的草棚里,因此村里人也叫她“草棚老太”。生产队的院子很大,有前后两进仓库,后面一个大大的养猪场。我们小孩子放学后提着空空的猪草篮时,最想进养猪场的院子去割草,但从来没有得逞过,幸好没有,否则也许会被扣个什么帽子吧。养猪场的西北角是一眼老虎灶,成天热气氤氲地煮着猪食。养猪的老头十分凶悍,像我祖父这种慈眉善目得近乎懦弱的老头,是断然得不到这活计的。那时的乡下,凡不用下地的活,都是轻省的,必须有点门路才能得到。养猪场的大灶在冬季农闲吃“碰冬”时,当然也煮人食。

阿桂其实是有个女儿的,因为无力招婿,就嫁在两百米外的张家,既然女儿是出嫁的,阿桂自然不能跟过去生活,她就成了五保户。阿桂的前夫就住在离她一百米的东侧,一个叫“老和尚”的男人。这男人为了另一个叫“长子金毛”的女人,甩了阿桂和女儿。“长子金毛”在我的记忆里是个子高高的老太太,不知道为什么,带了点异域风情,不是外国,而是外地,但细想,那个年代,外地人是很难迁徙过来的。她和别的老太太不同,爱打扮,神情肃穆。而且,他们夫妻从不下田种地,在家炒瓜子,炸花生,然后包成精致的三角小包,“长子金毛”用一只竖长型的杭州篮,提着走村串户去卖。他们住的那间小屋子香喷喷的,诱惑不可阻挡,可是,总觉得这两个人像《魔戒》中的戒灵一样可怕,我们总是飞奔着去,飞奔着回来。

在这段三角关系中,阿桂是被抛弃的前妻,可村里人也不怎么同情她,这自然是出于一种势利,但也未见得完全如此,因为她很凶,而且后来又常常哭,好歹不分的样子,渐渐让人烦了。

学雷锋的日子,我们去帮阿桂打扫,可能因为她是孤老的原因吧。但她并不欢迎我们,更不感谢,哪儿都不让动,最后就只有两件活,扫地,装满水缸。阿桂有一把小巧的白铁水勺,轻灵得很,像我这样人小力亏的,也能舀上满满一勺水。不像我们家那笨重的铜水勺,我一只手几乎提不起来。我对那白铁水勺垂涎很久,几次想偷回家,终没敢,因为阿桂一定会知道的,而且,她会和人死磕。阿桂似乎也从“老和尚”那儿学到过煮五香豆的技艺,偶尔也煮了卖。学雷锋结束后,她给我们每人两粒五香豆算是酬劳。到我时,她给三粒,怨怼地说,小时候我带过你,全忘记了。然后她就会第N次说,她把我带得怎样好,每天母亲收工回来,从她手上接过洗了澡喷了花露水香喷喷的我时,是多么的感激。我相信那是实情,但她说得太多遍,我便不耐烦了。等再长大些,和她更是疏离,有时远远见了,也尽量躲过去。

阿桂活得很久,大约过了八十岁,在我们小孩子眼里,就像妖巫婆一样老了,何况她又常常哭泣,骂人,最后,仿佛村上人都不待见她了,连她的女儿,也和父亲走得更近些。在我出生时,阿桂他们就已经很老了,也许我的记忆有失真切,我只记得,阿桂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悲剧人物。我不知道她是何时离世的,大约总在我外出读书的时候吧。我的祖父要在世,今年正好100岁,阿桂要在,肯定超过100岁了。

看张岫云的《补园纪事》,那么多美好温暖的回忆,我毫无道理地想起了阿桂,对于她来说,生活就是一个黑色童话吧。可是阿桂,我记得小时候你带过我,我甚至还能回忆起你的模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