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时光深处 笑意晏晏  

2014-12-23 15:48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按照新的行政区划,我是震泽人,加上三年震泽中学的高中生活,震泽于我,并不陌生。然而,她早已不是记忆中的样子。一贯沉寂的下塘煤场街,即使在这阴郁的冬日下午仍然人群熙攘,热闹非凡,充满了小镇独有的风情。倪家弄就是这热闹深处的一片静谧。走过曲折迂回的弄堂,远远的,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在静静地等我,他就是我要采访的李廉深先生。李老先生今年已经九十岁了,他身材不高,慈眉善目,依旧清亮的眸子里有一股天真味道。我跟着他,走过高高低低的台阶走廊,穿过略显凌乱的小花园,进入一个狭小的房间。推门进屋时,老人突然转头,指指墙面对我说,这是洋灰,造这幢房子时,中国还没有水泥,是进口的,所以叫洋灰,这房子比我都年长,有一百多岁了。

老屋,老人,守着安闲静好的时光,波澜不惊,与人头攒动的宝塔街,师俭堂,香火旺盛的慈云禅寺,仿佛是两个世界。然而,彼此之间却有一种血肉般深沉的关联。

 

赤胆忠心护文物

震泽镇东首的宝塔街,曾是最繁华的街道之一,市井密集,店铺鳞次,其东为进镇通径,是东北郊的乡民、蚕农、经户上街的必由之路。宝塔街在頔塘河之北,街与河并行,东起禹迹桥,西至斜桥,街面不宽,中段尤窄,最狭处两旁屋檐间留一线天穹,杏花春雨之时两条水帘垂地,在街面石板上跳跃,喷珠溅玉,而行人沿店面作壁虎行反可不湿衣衫,成为烟水江南一景。宝塔街东首的慈云禅寺创建于宋咸淳(公元1265-1274年)年间。古刹名寺历来文人游踪不绝,留下诗篇甚多。清金圣叹在此有留别诗云:“震泽多精舍,慈云师子林。家私唯古佛,眷属总玄心。后汉人何在?微言乃至今,相逢随欲别,舍此更何寻?”“慈云夕照”是著名的震泽八景之一。然而,在上个世纪末,老街老寺都呈现出一片破败的景象,特别是年久失修的慈云塔,满目荒芜,摇摇欲坠。镇上新来的领导十分具有开拓精神,决心要铲除一切旧事物,拓宽新街道,创建新气象。而另一面,改革开放后经济迅速发展,宗教也悄然兴盛,李老先生得到信息,邻镇正在觅址修建寺庙,他一下子想起了危在旦夕的慈云禅寺,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!那时,李老先生已经退休,正在负责本镇镇志的修撰,但新来的领导认为修志没有经济效益,把编写组遣散了。趁这空档,李老先生奋笔疾书,写了关于重修慈云禅寺的提案,当时政协正在开会,提案一到,专题讨论,与会的委员们特地坐车前往震泽实地考察,重修慈云禅寺的大事就这样落实下来。

无独有偶,不久之后,由于拓宽街道的需要,师俭堂也遭逢了同样的险境。师俭堂集河埠、行栈、商铺、街道、厅堂、内宅、花园、下房于一体,街中建宅,宅内含街,兼具官、儒、商三重使用功能,那时,师俭堂已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得知要被拆掉,李老先生心急如焚,他忙修书一封送到文化站长那儿,站长当即复印了20多份,经过不断的奔走呼号,向上面反映情况。此举不仅保住了师俭堂这一省级文保单位,并于2002年开始重修,2004年对外开放, 2006年,这座被誉为江南“大宅门”的师俭堂成了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提起往事,感叹之余,老先生不由得要抹一把额头的冷汗。

 

殚精竭虑写志书

说起自己的文史研究工作,李老先生谦虚得连连摇手,他说他是苦出身,高小毕业,家里就让他去杭州跟着大哥学生意。大哥是一家电料店的大师兄,他在店里学算帐做会计,那是1946年。没想到店里天灾人祸不断,最后关门了事,他不得不去一家车行做会计,同时上夜校,读古汉语和珠算。老先生笑着说,自己的古文水平大约有高中以上,数学只在初中吧。解放后,李老先生一直在镇县两级工商联做秘书工作,对商业一块十分熟悉,86年退休后,又返聘到镇志办,负责震泽镇志的编撰工作,直到93年,镇上来了新的领导,认为编写镇志是徒劳无功的事情,镇志办被遣散,李老先生也回家闲赋,不过,编写镇志的事情,像一粒深情的种子,落在了他的心田上,虽然镇上已经停止了这项工作,他还是念念不忘,不停地收集资料。因为担心自己的水平不够,李老先生配齐了所有工具书,白天整理资料,晚上伏案写作,三年里,他独力撰写了政治地理商业等卷册。97年镇志恢复编写,99年,《震泽镇志》正式出版,李老先生是主要编撰人之一。李老先生是土生土长的震泽人,他对这一片水土情有独钟,完成《震泽镇志》的编写之后,他还写了《震泽古刹慈云寺》《双阳庙会》《伴随丝市兴盛的震泽商业》等大量反映本土风物人情的文章,发表在报刊上。还被聘请为吴江政协十届委员会文史委员。2002年,李老先生与周德华老师联手编写了《江苏历史文化名镇-----震泽》一书。

 

夕阳童心伴晚晴

采访完成时,夕阳西下,我告辞。老先生非要送我到弄堂口。缓缓穿过小花园,惊喜地发现,来时显得凌乱的小花园却是春色满园,娇艳欲滴的粉红月季和大朵明媚的茶花,鲜黄的桔子沉甸甸地挂在枝头,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花草,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苍翠葱茏,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。老人站在弄堂口,微微佝偻着身子,脸上是温暖诚挚的,孩子般的微笑,他说,晚年生活很幸福,争取活到一百岁。我一再回首,他仍在那儿,直到转过墙角,再也看不见。

我执意去宝塔街走了走,宝塔街两侧多是两层明、清建筑,粉墙黛瓦,朴实无华。背水商居壁立岸边,倒映水中,流动的水花和屹立的房舍,在粼粼波光中动静相谐。从禹迹桥上俯瞰宝塔街,如诗似画,韵味无穷。

现在,震泽是省级历史文化名镇,双休日,宝塔街上的八方游客摩肩接踵,慈云禅寺的香火缭绕不绝,街面的石板已经被岁月与行走打磨得光滑圆润,无声地诉说着流水时光。我不由得想到李老先生,这位在时光深处坦然微笑的老人,他像一面静水流深的湖,映照着岁月变迁,沧海桑田。我们能享用今天的美好生活,有多少像李老先生那样的人在背后默默地耕耘付出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