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时代荡宕下的个人沉浮  

2014-02-17 10:15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书转到我手上时,已经有些旧了,可是朋友说,书就是要这样读才有意味,才是真正的分享。略为暗沉的深蓝色封面,上面是一颗小小的花生,金黄色,仿佛喻意着主人一生中少得可怜的幸福时光。一代又一代小学生,读过许地山的《落花生》,而这一本则是《我是落花生的女儿》,是许地山的女儿许燕吉的个人回忆录。正如她在书中写道的,“生活在我们那个年代的人,说不清有多少人身不由己。人生被历史的巨刃割得七零八落,如同摔碎在地上的泥娃娃,粘也粘不起来。我,就是其中的一个。”感动我的是,在那样艰难的岁月里,许燕吉依然保持着天真质朴的内心,热情洋溢的活力,艰难求生的意志,随遇而安的豁达。2014年的1月13日,是她81岁的生日,也是她离开人世的日子,她的一生,正如她哥哥在挽联上所写的那样,“曾经风高浪急历千古,依然心平气和对全生”,横批是“豁达君子”。只有反复摔打的人生,才能折射出金属般的光芒,从这一点上说,她并非不幸。归途无阻,行矣燕吉。

胡紫薇在《为什么要读〈古拉格:一部历史〉》中说,1942年,哈娃的女儿出生在古拉格一个没有母婴设施的劳改营里。然而,她不能和母亲生活在一起,在劳改托儿所里承受了非人的折磨,一年半后,这个金发小天使在她无辜生命的最后一天,挣扎着离开妈妈的怀抱,宁可回到自己冰冷的小床,独自死去。她对于这个世界怀了怎样的深深的,深深的,绝望。相似的历史离我们并不遥远。与许燕吉同一牢房的女犯生下了女儿,她欢天喜地去喂小宝宝米汤,却被看守无情地阻止了。中国和苏联,很多时候,很多方面都是全方位的承袭,包括罪恶。只是,苏联有索尔仁尼琴,有她那部驰名天下的《古拉格群岛》,我们没有,也不会有。

被称为上海最后一个名媛的郑念,因为在晚年时写了《上海生死劫》,一下子把自己从名媛、留学生、外交官夫人、最早的外资白领、“英国间谍”投身到作家的行列,她的人生也因此光彩熠熠。很久之前,我恍惚看到世人对《上海生死劫》的争议,以为郑念在说谎或者什么。但这样一个在双手被长时间铐住反扭导致溃烂而不肯哭喊,认为这是羞耻的女子,怎么可能说谎?她的教养而内心固守的高贵绝不容许自己这么做。1980年,65岁的郑念取道香港,经过加拿大,后在美国定居。但她没有像一般的老太太们那样安于现状,更没有因为自己一生际遇的跌宕而自怨自怜,沉迷痛苦,相反,她努力学习,与时俱进,以冷静笔触回忆了自己的人生,包括她唯一的被红卫兵杀害的女儿,然后,写下了《上海生死劫》。见过她晚年的照片,依然风采迷人,特别一双眼睛清亮而天真,这样的人是打不跨的,且永远想方设法将自己的人生经营得精彩纷呈。

任何偶然的政权沿革都埋藏着历史的必然。在时代潮流的澎湃激荡中,个人力量如此渺小,也许,只有像许燕吉那样始终保持着内心的热忱与天真,才能存活下来,只有像郑念这样百折不挠,固守高贵,才能活得精彩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