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裴紫安们的光辉岁月  

2014-03-01 10:33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朋友说起,和裴紫安一起咖啡,直至凌晨。

裴紫安是一个久违却熟悉的名字,和上海东方广播电台的梦晓、淳子一样,她曾被称为知性美的极致。“我们的节目是要使那些不美丽的人有信心,使不自信的人有勇气,也使那些跋涉的有些疲惫的人有个地方歇一歇。音乐人生节目,澳大利亚音乐航班,紫安。”

她们的光辉岁月已经走远,却留在了我们的记忆中,那些听广播的日子。时代发展是无情的,把许多人与事甩在滚滚巨轮之后,化作了历史的尘埃。

81届华师大中文系的裴老师应该已经五十出头,不知道现在的她是什么样子,但记忆中的她,眼神清澈,安静,知性,文字感觉特好,曾经也是一代女神,就是现在,网上也有许多追问,裴紫安去了哪里?对于偶象,也许远远欣赏已经足够,贴得过近,琐碎生活虽然真切,却令你心疼。

回忆令人温暖,也让人年轻。记忆中美好的片断把平淡的日子勾勒出金色的线条,没有精彩回忆的人生是苍白的。

二十多年前,杭州人民广播电台有一档节目,叫《南屏晚钟》,当时还很年轻的我参加他们的一次征文活动,我记得主持人叫晓蓓,有一把温柔低沉的嗓子。那个夏天,在杭州待了好几天。闷热的傍晚,坐在朋友的自行车后座上,经过大片蓬勃的田野和狭窄的街道,去看晓蓓老师。她已经不年轻,却十分美丽,头发高高挽上去,看起来清爽利落。客厅极小,家人也在,晓蓓老师从冰箱里倒出大杯的凉白开,喝了一杯,朋友说还要一杯。我为他的不礼貌害羞,因为主持人在当时的我们心中,犹如上帝一般神秘高贵,他无辜而憨直地说,我真的很渴嘛。后来,我们的征文集编辑出版,我记得还是邓伟志老师写的序,当年,出书是多么隆重的事,以邓老师现在的名声,怎么可能给这么稚嫩的一本小书作序。多年前,听说晓蓓老师得了不好的病,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。这也让我想起张蓓,陆星儿,程乃珊,这些早早离开我们,但年纪并不很大的才女们。

晚上,我装了一肚子的关于裴紫安们的感慨,却发现座中都不是可以诉说的人,心情多少有点不合时宜。一来,电台主持人没有电视主持人那么光鲜亮丽,当年的明星也基本不怎么曝光,二来,隔着中间的滔滔岁月,记忆缺失,我不敢说有几个人记得裴紫安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回忆,生命的最后,剩下的也就是回忆,从这个意义上说,谁也不必害怕年华老去,因为你有的,年轻的他一定不会有,反之亦然,时间是公平的。或者可以霸道地说,年轻有什么了不起,谁没有年轻过?可是你老过么?

懂文字的人,一定懂得生活,这真是最隆重的褒奖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