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那些花儿  

2014-03-17 10:33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外出几天,回到江城已是薄暮时分,正晚饭,一好久不联系的初中同学打电话来,电话的那边欢声笑语,原来,她们正因一个偶然的机会聚到一起,我是说,一拨初中女同学。三十年未联系,在电话中玩“猜猜我是谁”显然难度太高。借助高科技,马上用微信传了一张合影过来,猜猜她们都是谁,从左至右,把名字一一列上。

五个超过200岁的女人,因为灯光,因为红酒,个个看起来面若桃花,各种颜色和发型,黑色紧身毛衣,蕾丝花边衬衫,面孔艳丽,身段妖娆,我怀疑走错了时光隧道。但是,除了一个经常联系的之外,两个有模糊记忆,一个毫无印象,一个与记忆严重不符。我不得不承认,三十年的时间,确实从我们中间流过去了。

相识时,我们不过十二三岁,在一所没有围墙的乡村中学。所谓学校,就是一排低矮的教室,门前一片泥地,左侧厕所,右侧是水泥的乒乓球台。下课时我们疯玩系手绢的游戏,春天去南浔扫墓是最愉快的时光。从家到学校很远,步行要半小时,穿过田野,河流,早晨的露水打湿了母亲新做的布鞋,懊恼不已。我总是和一位同学在半道会合后一同去学校,有一次,我们站在高高的石桥上,看到白雾笼罩的大片田野,仿若仙境,高大的树木一半在地上,一半在天上,两个人看得呆呆的,竟忘了赶路。还有一次,我在刚刚做好的秧田里抓到一条巨大的黄鳝,但因为没有装它的袋子,不得不把它放回了稻田。后来,学校从小河的东侧移到了西侧,缩短了上学的路程。有个女同学总是早早去学校,因为学校住着一个年轻的男教师,教数学。那时我们读初二了,女同学把数学课学得超级好,做了数学课代表,现在想想,一定是情窦初开的她喜欢上了数学老师。

初三时,我们终于到了镇上的中学,有围墙,设施基本齐全,除了没有操场。学校对面是酱菜厂,我们那一带的酱菜是有名的,因而学校里终年漂荡着酱菜的味道。学校办了个皮鞋厂,一卷卷的牛皮料就堆在我们的宿舍里,散发着难闻的气味,一间宿舍住了几十个女孩子,即使环境简陋,还是开心不已,住宿,是多么新奇的一件事。

每个周一的早上,住在我家后村的同学总要来叫我一起上学,听到她的脚步声在我家长长的弄堂里被成倍地放大,有时我还在睡梦中,急得哭起来,还有六七里地要赶呢。我的同学性格温和,总是细声安慰我。若是冬天,母亲会陪我们走一段,到天光亮了,才放心让我们自己走。她也在照片中,就是我觉得与记忆严重不符的那一位。我记得那时她有着好看的瓜子脸,眼神清亮,照片上的她烫着爆炸式短发,看上去时髦利落。还有那个当年被我们称为小山口百惠的女孩子,仍然美丽,虽然女儿都24了,却有着少女一样的姿容与眼神。

在我们那个时代,乡下的女孩子能读到初中的已经很少,初中毕业后,我们像蒲公英一样被吹散在各个角落,所幸的是,大家过得都不错,这从她们自信的眼神中可以轻易看到。

生活庞杂而繁华,我们每个人像瞎子摸象一样,只看到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,走得远的,看到的多一些,从这个意义上说,更加感谢父母的养育,让我们最大程度地看到外面的世界,甚至改变了命运。比起那些在离去时仍朦胧未知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来,被命运的巨掌随意推搡的人,我们是非常幸运的。

那些花儿

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
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
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
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
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

朴树的歌,此刻的心,如此契合,让我们都好好的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