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春游  

2015-03-23 10:06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无锡很近,却是一个陌生的城市,去年因为工作的事情,去过两次,却只限于站在人流嘈杂的车站出口处等人来接,回去时等车。市内路况不错,几乎一路畅通。再往前,是99年的灵山之行和更远,三十年前的春游,那一年,我读高二,以后的人生之路尚未开启,那是我的第一次远门。

可是,站在鼋头渚猎猎湖风和细碎的阳光里,我却找不到一丝记忆的旧影,或者年岁太长,根本已经模糊了记忆,我只记得,我倚着一座桥栏,拍了一张照片,那一天,仿佛没有阳光,又或者,因为照片是黑白的,已经泛黄。

无缘的赏花人,不是来得晚了,就是早了,长春桥头巨大的樱花树,刚刚绽开了芽苞,要再过十天,也许更久,才能绽放最美的颜色。可是,慢着,当转到桥的这一边,我突然想起三十年前的情景,那张照片的姿势,那一天的风和云,青春正好如今天涯各处的我们。流光如水,三十年,也不过弹指一挥,沧海桑田都如故,只不过老了颜色。年前,高中同学会,期间一个记不起名字的男生,只知道姓陆,记得那一年春游,是他让他当交通局长的父亲发的车。因为我的记忆,他很感佩。记忆如珍珠,一点点串起,如同当年那响在长春桥畔的欢声笑语。

幸而北边有樱花园,数十枝早樱正当季盛放,春光明媚,花红柳绿,只是人潮如海,拍照大多与陌生人合影,倒也没有扫了兴致,因为,天下大同,要找一处静土,实在是太难了。

离开无锡,去往常州。我是到过常州的么?上大学时,从苏州到南京,常州是一半的路程,这个记忆很清楚,绿皮火车,一路上有许多名字好听的小站,今天已经消失。前年的夏天,从山东回来,路过常州,正是晚饭时间,因为晕车,什么也没有吃,只好说是看着别人吃了一顿晚餐。不过,常州菜价廉物美,留下深刻印象。这次也是一样,潮人文友在网上团购778价位的晚餐,居然吃到像样的鲍鱼和海参。席间一文友开玩笑说,778,是美金吧?

淹城没有什么好看的,到处是人工的痕迹,环保人士不宜去,焦虑死了,若干年后,这些钢筋水泥的丛林怎么处理?一样的人多,但地方大,感觉比鼋头渚好些。过一条街时,听到极正的《山伯临终》,那街,是给游客找寻穿越感的,街上有春秋时的卖花姑娘,卖肉的,卖各色小食的,都不奇怪。奇怪的是,我们见到一位公公,男孩子身形高大,面如冠玉,身着公公服饰,宽袍大袖,黑色滚艳丽的红边。同行的朋友问他,可是王公公?他扭着全身的每一个关节,娇嗲无比地说,人家是赵公公,眉目之间的妖媚之情无法描述。刹时,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拧成了疙瘩,掉落下来。大家都说,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这么像一个公公。他转过身,一甩拂尘,扭着水蛇腰走远了,留下目瞪口呆的我们。我想,无论这孩子是学表演的还是天生的,都该去横店漂着啊,机会一定会落到他头上的。回程的时候,因为走回头路,我决意再去看他一眼,结果听说,他们的表演只在上下午各一段,便作罢。

回到家还不晚,只觉已至精力体力的极限,洗澡睡觉,所幸缓了过来。年老体衰如我,出门不晕车,不头疼,已是万幸。

晚上,在微信上见到常州同学,忍不住说,晚夜我也在常州。这是讨骂的节奏,伊遗憾地说,运河五号,美树咖啡都非常适合文青怀旧的,错过了。呃,我只是怕打扰别人,理解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