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莓花儿开

本博客上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低眉尘埃 拾眸烟雨 寂净丘壑 超然物外 虚心 慎独 宽厚 吃亏 寡言 不说人过 不文己过 不覆己过 闻谤不辩 不嗔 (本博客的文章,除表明转载之外,其余均属原创,敬请不要随意转载)

网易考拉推荐

傍晚的风  

2015-08-10 15:13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这个点,薄暮时分,天气预报说有台风来,天空阴沉沉的,风卷起地上的纸屑杂物,高高扬起又轻轻抛下。住院大楼的大厅内空荡荡的,没有一个人,我按下电梯时往四周看了看。

舅妈身体不适有十来天,表弟一定要带她来做个体检。如今的年轻人毛病很多,村里的很多80后,90后都不务正业,很多早早辍学,又不肯打工,甚至赌博吸毒,我们那儿,一直以来,大人们特别宠孩子。客观地说,他们不如我们那一代。但我表弟是个例外,他不仅事业有成,而且孝顺父母,呵护家庭,家族中有这样的男人,特别有安全感,就像二十多年前的大舅舅。

我说这些的时候,舅妈笑了笑,讲一件很久以前的事情给我听,她说那时,她和舅舅在外面做生意,表弟在做木工学徒,十八九二十郎当,每天收工很晚,回到家时,小伙伴们已经在家里等着他,匆匆吃好饭,一辆摩托车坐四个人,飞也似地出去了,年近八旬的外婆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远去,有时也咒骂几句,但飘得比风更快,二十岁,哪里会听得进八十岁的老话?舅妈虽然偶尔在家,也感觉这小子要变坏了,有天晚上,下雨,表弟又出去了,舅妈挟着把雨伞出门,从村口一直到镇上,每家理发店都不放过,终于不负所望,半夜时,在一家昏黄的桌球桌边找到了表弟的同伴。表弟从小就很怕舅妈,我总记得只要舅妈吼一嗓子,表弟就会惊跳一下,这一次也是如此,听说老妈找来了,表弟夺路便逃。舅妈说,我不说你做什么坏事,就这四个人一辆摩托车,风驰电掣的速度就叫父母提心吊胆。就那一次,舅妈几个月不理表弟,他就老实了。很快,他定亲,结婚,生女儿,开厂子,慢慢出落成一个真正的男人。

我舅妈这人挺神的,脾气出名的火爆,年轻时和大舅打架,把大舅打倒在地爬不起来,邻居大叔把他背回家,我母亲因此和舅妈之间有点隔阂,我母亲多少爱我大舅?命一样。

但熟悉我舅妈的人都知道,她是顶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,为人大度爽快,热情如火。我大舅刚刚结婚时,常常有人问年幼的我,舅妈对我好不好。有句话说,舅舅还算好,舅妈田三嫂。田三嫂是一种比蚂蟥更毒的虫子,有长长的毒针,一旦被刺,痛痒难忍。可谁要这样说我的舅妈,我一定要和他拚命的,我舅妈对我,是蜂蜜嘴,豆腐心,我们只差十多岁,既像母女,又像姐妹,亲厚无比,用她的话说,家里有个盐鸭蛋也要省给我吃,我做什么事她都支持,这点实在是比我母亲还强些。

天黑了,舅舅已经探头看了窗外好几次,终于说,你要么回去了,路又远。

等车,晚风扑来,温柔又清凉,像轻轻的妥贴的拥抱。我突然想,以为自己走了很远,其实还在身边,对于爱我们的人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